bbin直营网总站

学院动态

当前位置:bbin直营网总站  学院动态

武汉大学樊星教授莅临bbin直营网总站,畅谈如何走上“治学之路”


发布者:bbin直营网总站发布时间:2020-10-14浏览次数:36


109日晚7点,人文大楼A栋六楼学术报告厅,bbin直营网总站研究生入学教育系列讲座第一讲将在这里进行。讲座开始半小时前,报告厅已经济济一堂、座无虚席。虽然该讲座主要是为2020级研究生新生开设,但研二、研三乃至本科甚至外系、外院的同学都闻讯而来。

本次讲座的主讲人是武汉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樊星教授,他主讲的题目是《走上治学之路》。在读研期间即已在顶级刊物发表学术论文,40年来一直笔耕不辍、成果丰硕的樊星教授,对于“治学”会有怎样的心得体会呢?对于有志从事学术研究的新人们来说,这自然令人极为期待。

7点整,樊星教授在李有光院长和杨文军老师陪同下步入报告厅,微笑着向大家招手致意,整个报告厅响起热烈的掌声。作为主持人,李院长没有像惯常那样详细先容主讲人的头衔和履历,他说:“樊教授是名师,真正的名师不需要历数那么多头衔,只用简简单单叫一声‘老师’便好。让大家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樊老师,下面就把时间交给樊老师。”

樊老师说:“感谢李院长,感谢在座的各位老师和同学的盛意。今晚这个题目,我准备围绕三个关键词来讲:一是兴趣,二是问题意识,三是出新。”他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没有兴趣是很难潜心问学的,但兴趣又是很难说的。比如《三国》是人人喜欢的“四大名著”之一,易中天“品三国”能成为学问热潮,但鲁迅就不喜欢《三国》,认为其“欲显刘备之长厚而似伪,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再如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当年《当代》的编辑觉得这部小说太拖沓,不宜发表,没想到发表以后反响巨大,很多年轻人将其当作“枕边书”。又如三毛,印象中那么另类的一个女作家,却喜欢贾平凹“土里土气”的作品,因为看了贾的《天狗》而想要飞往西安看他。所以兴趣是因人而异的,关键是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兴趣,也就是要发现自己喜欢的作家作品,接受其启发引导。比如大哲学家康德,其生活是非常刻板的,刻板到每天下午四点外出散步,邻居都可以用这个时间来对表,唯一的例外是因为贪读卢梭的《爱弥儿》而忘了出门。那么这个时候的康德就是找到了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作品,而且接受了其影响,写出了“三大批判”中的第三批判,也就是《判断力批判》。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接受了其影响,还要具有“问题意识”。做研究是要解决“问题”的,没有“问题意识”,就只能人云亦云。那么如何发现“问题”,培养自己的“问题意识”呢?比如陈忠实的《白鹿原》,无疑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一部杰作,大家写文章都说很好很好,陈忠实自己也相信这部小说足可以“垫棺材板”。这个时候你就要想一想,是真的好到无可挑剔吗?这就是“问题意识”的体现。我个人觉得它有点虎头蛇尾,后半部分结束比较潦草,只能算是“半部杰作”。有一次开会遇到陈忠实,问他会不会把《白鹿原》接着写下去;他抽着雪茄,用陕北方言说:“偶不写了。”有了“问题意识”,才能“出新”。还是拿《白鹿原》举例,都说这部小说是为儒家学问唱一曲赞歌或挽歌,果真是这样吗?如果是的话,仁义村的当家人白嘉轩用酸枣刺毒打田小娥,是不是彰显了儒家学问残忍血腥的一面?还有白嘉轩用儒家礼法调教出来的儿子白孝文,为什么反而是虚伪无耻的,而他的对手鹿子霖的两个儿子鹿兆鹏和鹿兆海反而比白孝文白孝武兄弟更有出息呢?这是不是对儒家学问的反讽?如果大家能坚持这样看待、思考问题,就可以说已经开始“走上治学之路”了。说到这里,樊老师的讲座也就到了尾声。

在提问环节,有同知识:想要从事文学研究,理论基础却比较薄弱,应该怎么办?樊老师回答说:理论基础薄弱,当然需要想办法加强,但也不是完全不能做研究。他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鲁迅的《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里面几乎没有什么理论,但鲁迅的分析一样比较深刻;另一个是赵园,她的《艰难的选择》也没用什么理论,但语言表达却是一流的。另有同知识报考武汉大学的博士应该注意一些什么,还有同知识如何把对黄梅戏的兴趣与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研究结合起来,樊老师都给出了满意的解答。最后,讲座在大家持续的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王再兴、唐祥勇、翁菊芳、晏亮等老师也出席了讲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