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直营网总站

学工动态

当前位置:bbin直营网总站  学工动态

2020年“学问速递”实践团队线上线下访谈齐开展,助力推普脱贫获成效


发布者:bbin直营网总站发布时间:2020-09-16浏览次数:10

为推动访谈工作顺利开展,“学问速递”实践团队调研组成员于85日晚举行了线上访谈会议。会议伊始,调研组组长罗苑讲解了访谈注意事项,提醒成员访谈前做好准备、注意仪表,访谈中关注受访者情绪变化,随机应变,访谈后做好相关记录。随后,结合自身所在地情况及课题研究面,调研组成员确定访谈任务。紧接着,根据各个成员访谈对象的特点以及接受能力,调研组成员再次修订访谈提纲。最后,负责人马迎说明访谈起止时间,强调上交材料相关注意事项。

队员们根据自己所在地区和身边接触较频繁的群体进行访谈对象的个性化选择。有的居住地区离乡村较远,就多联系城市小学校长、教师,向他们了解推广普通话的经验和教育方法;有的自己家庭成员中有教育工编辑,就通过这些家庭成员联系到一些学生家长和青少年,向他们打听推广普通话政策落实情况、了解青少年在学校和家庭中感受到的语言氛围、了解家长和教育工编辑对青少年讲好普通话的态度,如果态度积极,他们又运用了哪些方法;有的居住在农村,就直接向当地村干部了解村民普通话使用率,向乡村教师了解该地学校推广普通话的方法和教育思路等。经过团队成员的线上与线下的访谈,了解到了各地普通话推广程度与贫困情况得关系和各地普通话推广情况地相关信息。

太原篇

在与同学家长交流和访谈之后,我挖掘到了二者之间的诸多因果关系,比如重视普通话推广工作的地区和学校一定具有相当现代化的管理模式和思维,即使脱贫任务仍然路漫漫而修远兮,该地的前景和士气一定也相当高涨。而这也需要相关部门的支撑和正确引导,如果缺乏经济福利的雨露滋润,即使模模糊糊地知道学好普通话的重要性,也是只了解一点皮毛。

走访中有些村民甚至觉得说普通话更“洋气”一些,有条件读书读大学的人说好就可以了,周围的孩子没有读本科计划的情况下他们认为多说说方言反而更好,讲普通话显得有些突兀。所在乡镇多开展一些普通话教育普及活动和课程能极大改善这种情况,能够讲好普通话的居民从事相关工作又可以促进经济的发展。

由此可见,推普脱贫是一朵不可割裂的并蒂莲,假以时日同时浇灌才能让它展现最多彩的样子。从前这些理论只是课本上的文字,是专业必修课。经过本次暑调,它们从课本常识教材内容变成了活生生的例子和鲜活的事件,推广普通话与脱贫的重要性通过一个个电话采访变成了触手可及的愿景,陶行知先生说学习就是求真的过程,果然如此。

恩施篇

顶着烈日找老乡访谈,但是大家似乎兴趣不高,更多的是害怕给自己惹麻烦,一整天下来走了十几户人家愿意访谈的却只有一两位。起初我还觉得采访的对象不好找、不够多,但是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却渐渐觉得采访的对象太多了,我的问题问得太多了,因为我感受到了现实的残酷和不尽如人意。

村里的弯弯绕绕太多了,或许大多数老乡不愿意接受采访的原因也是这些。这其中的利益牵扯并不符合大家对于是非曲直的常规认识,然而绝大多数情况下这就是这样的小乡村的运行规则。大家不能否认乡村中的人情味,却也不能忽视它运转的弊端。

当然,访谈中我还是得到了一些积极正面的反馈。比如说政府为村里的贫困户安置了房子,使他们在雨天不用担心房子被雨水冲垮,家里的孩子读书也更方便了。学生们对于普通话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孩子会在学校用普通话与同学交流,家庭教育也更加重视对于普通话的教学。

宜昌篇

通过与学校老师的交流,大家了解了大家语言文字事业的建设情况;通过与各驻村干部大家了解了脱贫攻坚的第一手资料;通过与各个地区的村民交流,大家了解了各项脱贫攻坚政策的实际落实情况。和同龄大学生的交谈,让我收获颇丰。

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一代有本领,国家就有希翼。此次访谈,我发现大家00后并不是所谓“佛系”,大家这代人也是有理想有目标的。推广普通话,助力脱贫攻坚,这两者看起来似乎没有关联,实际上却是相辅相成的。访谈过程中,我了解到一些推普脱贫的现状,当地具体实行的推广普通话的政策。其中一位学习播音主持专业的受访者,结合自身实际状况谈到了推广普通话遇到的一些问题,推普中看到的变化。此外,他还提到自身会起到带头表率作用,在与人交流中积极推广普通话,帮助有意愿学习普通话的人。

郧西篇

隔着几天的阴雨,等来久违的晴天。我去附近的村民家里进行访谈。由于当地村民多在外地务工,家里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儿童。这给访谈带来了难度。老人们不太了解相关政策,孩子们过于年幼,对此毫不知情;年龄大一点的孩子还有些许羞涩,不太好意思回答我的问题。几经奔波,终是收获了一些材料。

孩子们还依稀记得教室门上印着“讲普通话,写规范字”,这是当地推广普通话最为常见的一个口号。与村民的交谈中,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入乡随俗”。在家乡,与亲朋好友父老乡亲交谈时自然说方言,这种场合下说普通话是不受人待见的。出门在外,家乡话外地人听不懂,甚至会欺生嘲笑,村民会倾向于说普通话。谈及到孩子们的普通话教育情况,许多村民表示这是学校的事,认为学校会教好普通话。也有部分村民谈到会主动和孩子练习普通话,听孩子背课文,给孩子报听写,纠正孩子的发音。

阳新篇

由于我的问题大多数是询问他们身边的一些现象,并且大家学生非常熟悉普通话这一访谈主题,所以我在访谈前就已经将受访者可能的回答以及相应的跟进问题思考地比较清楚。在访谈时我有着较为充足的底气与信心,这是使一个访谈自然可取的关键。同时我采取的访谈方式多数是线上的聊天访谈,所以尽管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答案,我也能有充足的时间进行思考,做出下一步的询问。

访谈当地教育工编辑过程中,我了解到大多数教师的普通话较为标准。受年龄与习惯因素影响,当地学校里也有一些老教师上课会用方言授课。受访者表示不会去纠正他,学生多是本地人,完全可以听懂授课内容。还提到用方言授课的老师深受学生喜爱,学生会模仿老师上课的方言语调,但这对学生平时说普通话并没有不利的影响。此次访谈,我不仅了解到了当地中学推广普通话的一些情况,还让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推广普通话不仅可以与脱贫攻坚相结合,还可以与保护方言共存,一同繁荣语言文字库。

访谈过程虽充满艰辛,但也蕴含着许多乐趣与智慧。面对面的交流,声音与声音之间的共鸣,让队员了解到了许多真实的事件,丰富了调研材料。与人沟通交流中,考验着队员的察言观色能力,一定程度上提升了队员的口语交际能力与表达能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